您好,欢迎访问西区全民修身网!登录 新用户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首页 > 好人好事 > 正文

悬壶济世75载 学高身正医之大者——记"国医大师"张琪

发布日期:2017年03月23日  浏览量:0

中医药既是中华文明的重要载体,又在人民健康事业中发挥独特作用。2016年12月6日,国务院发表《中国的中医药》白皮书。白皮书指出,中医药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中医药事业进入新的历史发展时期。 

习近平总书记也在多个场合都对中医药给予了高度评价。他强调,中医药学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希望广大中医药工作者增强民族自信,勇攀医学高峰,切实把中医药这一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在建设健康中国、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征程中谱写新的篇章。 

1.jpg


国医大师张琪(资料图)。

在“冰城”哈尔滨,有一位已95岁高龄仍战斗在临床一线的老人,他恪守大医精诚的理念,他已在深入发掘中医药宝库中的精华,充分发挥中医药的独特优势道路上奋斗了75个春秋,他挽救了无数患者的生命,为国家培育了大批中医药高级人才,他影响成就了以黑龙江省中医药科学院为代表的繁荣的黑龙江省中医药事业,他也成为黑龙江省中医药事业的奠基人之一。 

他,就是我国首届“国医大师”张琪教授。 

大智:医路探索终成果 攻克疑难泽后人 

首重经典,博采众家之长;证脉结合,以脉明理;内伤杂病,从五脏论治;疗肾病注意整体而以脾肾为要;辨治疑难,以气血为纲;倡导顾护脾胃观;复合病证,宜用大方复法;方类类方,择善而审机裁变;药法与病症相合,活用平奇毒猛、对药群药;养生防病,贵在守恒有节。 

这是“国医大师”张琪的学术继承人为他总结出的十大学术思想。对历代医家及中西汇通学派之学说兼收并蓄,对现代医学的深入探索,形成了张琪师古不泥古、继承创新、独树一帜的学术风范。

2.jpg


2009年6月张琪在首届"国医大师"颁奖仪式上。

从6岁开始,张琪便在精通医典的祖父的带领下,开始诵读《伤寒论》《汤头歌诀》《温病条辨》等医理图书,开启了他与中医药一生的“情缘”,也为他之后踏上行医之路打下了基础。16岁时,他只身闯荡东北,从做天育堂药店的学徒开始,奋发苦读,凭借好观察、喜学习、爱揣摩,在1942年20岁时就通过了汉医资格考试,开始了悬壶济世、治病救人的行医生涯。1948年,又以全省第二名的优异成绩考取中医师证书,并于1951年在哈尔滨市中医进修学校脱产学习西医一年。扎实的幼学基础、丰富的随诊经历、深厚的典籍功底,加之系统地掌握了现代医学知识体系,使张琪在中医药这条道路上,不断地破解疑难,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神奇。

张琪从医生涯中最大的贡献,在于对肾病的研究治疗。1957年,他参与筹建黑龙江省祖国医药研究所,并任中医内科研究室主任。因为北方寒冷,肾病的发病率很高,收治的很多慢性肾炎患者周身浮肿,衰弱无力,病情反复发作,最后肾功能衰竭,因尿毒症而死。肾病病因错综复杂,而当时对肾病没有好的治疗办法。出于悲悯之心,本打算研究冠心病的张琪迎难而上,将肾病的治疗与研究作为主攻方向,决心攻克这个难关。这一研究就是50多个春秋。 

通过临床中的实践积累,张琪古方新用,摸索出治疗慢性肾炎的良方“加味清心莲子饮”,并与研究室同事一起对病例进行科学分析。经过不断的修正,治疗的目标由解决浮肿、解决蛋白尿,发展到改善“肾穿”的病理结果,并更加科学系统地运用现代医学技术分析每一种肾脏疾病的病因病机。 

3.jpg


被保存下来的张琪多年的笔记。东北网记者 杜筱 摄

“大方复治法”是张琪治疗慢性肾小球肾炎、慢性肾功能衰竭的另一法宝,药味多达20多味,取得了很好的疗效。他说,“必须认识到现在有些疾病的病因病机已不那么简单。比如尿毒症病机错综复杂,有虚有实,脾肾不足兼有湿热、痰浊、瘀血,不能单纯补或泻,要从多方着手,处方兼顾,这其实也是学术的发展。” 

1986年,国家科委和卫生部确定“七五”攻关计划,张琪关于“中医治疗劳淋”的课题中标。之后他组建肾病研究室和专科门诊,先后开展了关于慢性肾小球肾炎、慢性泌尿系感染、血尿、慢性肾功能衰竭等疾病的临床及基础研究,他所在的黑龙江省中医科学院成为全国中医肾病治疗中心之一,多项课题获得国家及省部级奖项,大大提高了全国肾病学术和诊疗技术水平。 

4.jpg


张琪所开处方。东北网记者 杜筱 摄

5.jpg


张琪的笔记。东北网记者 杜筱 摄

如今,黑龙江省中医药科学院肾病科现已全面继承张琪的临床经验,已发展成为9个病区、400张床位的全国最大的中医肾病重点专科,并在长江以北开创了首家小儿肾病科。肾病科年住院病人8000余人次、年门诊量12万人次。他们运用中医中药为肾炎、肾病综合征、肾衰等肾病患者减轻身体痛苦,降低经济负担,带去健康的希望。 

张琪以诊治肾病闻名,但实际上他对内科杂病造诣颇深,专攻疑难重症是其临证一大特点。他常在古方基础上加减化裁,创制出许多行之有效的新方剂,如治疗淋巴腺结核、甲状腺囊肿的“瘿瘤内消饮”,治疗静脉炎的“活血解毒饮”,治疗慢性肾病日久、尿蛋白不消失的“利湿解毒饮”等。在胸痹、痹病、肝病、血液病乃至精神疾病方面都有丰富的临床经验,被他治愈和挽救的重症患者不计其数。

在2009年9月甲型H1N1流感流行期间,最初发病的26个学生被隔离起来,当时已87岁高龄的张琪根据去现场调研的其学术继承人江柏华教授回来汇报的情况,凭丰富的临床经验马上断定是“风瘟”,当晚亲自指导江柏华教授为高热患者制定了清瘟解毒1号煎剂和为低热咳嗽呼吸道症状明显的患者制定了清瘟解毒2号煎剂,半夜12点就把药物送到患者手里,起到了很好的治疗效果。黑龙江省中医药科学院专家团队由此在防疫一线创造了应用纯中药制剂治愈155例甲流患者,治愈率达100%的医学奇迹。为防止甲流的传播,张琪又制定出预防为主的清瘟解毒0号煎剂,三种煎剂大量投放市场,一个月就治疗了几万人次,创造了又一个奇迹。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坚持不懈的努力,使张琪取得了累累硕果,蜚声国内外。先后撰写了《脉学刍议》《临床经验集》《张琪临证经验荟要》及《张琪临床经验辑要》等十余部学术专著,共主持完成了多项科研课题,获得国家级、省部级科技进步奖7项,1989年主持研制的“宁神灵治疗神经官能症的研究”获得布鲁塞尔尤利卡国际发明博览会银奖,至今宁神灵仍在临床上广泛使用。 

6.jpg

2010年1月,原卫生部副部长兼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看望张琪并与张琪亲切交谈。

谈到张琪对黑龙江省中医药科学院的贡献,院长王顺敬仰之情溢于言表。据他介绍,在张琪的学术思想和医德医风影响下,黑龙江省中医药科学院的整体中医治疗率达到83.5%以上,中药使用率达到67%以上,中医治疗病种达到125种,中医优势病种也由34种增加到了74种。“地道”的中医不仅创新性地发展了祖国医学,而且为患者降低了经济负担,深受社会欢迎。近年来,医院门诊量以每年30%以上的幅度稳步递增。 

黑龙江省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学军也高度评价了张琪从医75年取得的巨大贡献,认为在张琪身上淋漓尽致地表现出他对党的卫生事业尤其是中医药事业的忠诚,体现出的敬佑生命、大爱无疆、甘于奉献、救死扶伤的精神令人钦佩。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